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

  盛开在坦克上的“天山之花”

  如果不是特别注意,很难在一群坦克男兵中辨认出马和帕丽是名90后姑娘。

  这位新疆军区某合成团坦克二连女指导员,长期“混迹”于隆隆炮火和戈壁滩的风沙中,会驾驶坦克,头盔下的脸庞经常沾满灰尘,利落的短发被汗水打湿。她热爱军装和战场,觉得“坦克里的我最美”,对于安逸的生活,她不屑一顾。

  “她真是飒!”下士王英杰第一次对这位指导员感到“叹服”,是在2018年年底。一次连队组织驾驶训练,王英杰担任车长,刚接触坦克3个月的马和帕丽负责驾驶,途中需要经过一段“老手都要加倍小心”的陡坡。

  王英杰“紧张坏了”,两眼紧紧盯着前方,马和帕丽却从容不迫地操作着,38吨重的坦克径直冲过陡坡,平稳落地。从那以后,连队的官兵都知道“这个新来的女指导有本事”。

  来自哈萨克族的马和帕丽对军旅生活发自内心地热爱。2013年大学毕业,她放弃了很多人眼中“稳定踏实”的公务员出路,选择参军入伍。她是全师首名女坦克兵、首个提干女兵。2018年,单位面临调整改革,大学学通信指挥专业的她毅然放弃留在机关的机会,来到坦克连成为一名基层连队主官。

  最初一段时间,马和帕丽也听到过各种质疑。“姑娘家带坦克连,她懂吗?”不少连队战士还想和马和帕丽比试一下。

  “到了坦克连,就要做坦克兵。先是战斗员,然后才是指挥员!”马和帕丽从“零”开始学习坦克专业,第一次跟车,剧烈的摇晃和高分贝的噪音让她忍不住吐了。此后,她在兜里随身带着几个塑料袋,一直练到克服了晕车反应。

  驾驶坦克对力量要求高,马和帕丽便每天加练俯卧撑、仰卧起坐,“多吃饭长肉”。等到能够自如推拉操纵杆时,她的臂围增大了整整两厘米,手上布满老茧。

  马和帕丽经常对战士们说:“我就是连队的底线,你们只能比我强,不能比我差!”不少人说,坦克上的她“比男人还男人”。

  训练场上,马和帕丽被称为“小马哥”。她很喜欢这个称呼,“战场上不分男女,各凭本事说话,我只是以我的成绩倒逼他们进步而已。”

  王英杰感到,马和帕丽来后,连队里的比武竞赛和加练明显增多了。“她立起了一面旗帜,大家看到指导员都这么拼,谁也不甘落后。”这种“不服输”的劲头让该连队连续两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连”。

  “指导员其实‘很潮’。”王英杰觉得在尘土飞扬的训练场上摸爬滚打的马和帕丽带兵很有活力。她刚到连队时,坦克二连是“清一色”的男兵连,“干净整洁,没什么色彩”。两年时间里,马和帕丽建起“坦克兵文化长廊”“手机+”学习平台等7个特色文化阵地,连队楼梯两侧贴满各色标语、海报。

  她还专门编写了一本《“硬骨头”故事集》,记录每周连队的训练故事,并计划改建荣誉室,设计成坦克内舱的样子。

  在马和帕丽的带领下,连队先后被评为“先进基层党组织”“基层建设先进单位”,其他连的官兵前来参观,都说二连“亮堂堂的,好看”。

  在连队官兵眼中,马和帕丽完全符合一名基层连队主官的形象:英姿飒爽,风风火火,训练场上说一不二。走下坦克,她又成了最贴心的“大姐姐”。她在家很少做饭,却学习菜谱,逢年过节时为连队官兵下厨。

  一次,一名年轻战士和女朋友闹别扭,马和帕丽得知后,专门为他们筹划了一场求婚仪式,感人又浪漫。

  “大家愿意听她的,有心事都找她说。”王英杰说。事实上,马和帕丽与官兵们“打成一片”也是“一步步走出来的”。她至今记得,下连第一天正赶上连队野外驻训,官兵们看她是女的,便在30米外的空地上专门为她搭了一顶帐篷。

  孤零零的帐篷让马和帕丽心里不是滋味。“和大家不像一家人,反而像走亲戚,融入不进去带什么兵呢?”第二天下午,马和帕丽一个人收掉帐篷,连拖带拽,把“家”搬回了连队。

  作为连队第一任女主官,原本马和帕丽没有被安排夜间查铺查哨,但半夜里她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主动加入到查铺的队伍中。

  “一开始都害羞,说指导员你怎么进来了。”马和帕丽笑着回忆,起初大家看到指导员进帐篷会不好意思。渐渐地,战士们开始习惯,如今,小伙子们常常“放肆地睡成四仰八叉”,马和帕丽则会细心地替他们掖好被角。

  在马和帕丽看来,基层连队是个让人热血沸腾的地方,坦克连则更让她接近梦想中的沙场。轰鸣的炮火、飞扬的沙尘、推开宿舍门扑面而来的汗脚味儿,都是她向往的“战味儿”。

  “喜欢这些,再苦再累都没什么。”马和帕丽说。

  2018年3月,马和帕丽当选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训练工作之余,她忙于为基层官兵“发声”。她格外关注基层部队的人才培养,鼓励战士们立功考学,留在部队长期发展。在她任职期间,连队已有20多名战士转士官。

  在哈萨克族的传说中,马和帕丽是一种永不衰败的天山之花,代表坚强和执着。在马和帕丽看来,这就像她的从军路一样,“既然选择了,就要投入全部热情,要一路昂扬着走下去。”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郑天然 通讯员 张圣涛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0年07月31日 01 版

【编辑:黄钰涵】

��进来了。”马和帕丽笑着回忆,起初大家看到指导员进帐篷会不好意思。渐渐地,战士们开始习惯,如今,小伙子们常常“放肆地睡成四仰八叉”,马和帕丽则会细心地替他们掖好被角。

在马和帕丽看来,基层连队是个让人热血沸腾的地方,坦克连则更让她接近梦想中的沙场。轰鸣的炮火、飞扬的沙尘、推开宿舍门扑面而来的汗脚味儿,都是她向往的“战味儿”。

“喜欢这些,再苦再累都没什么。”马和帕丽说。

马和帕丽带领连队冲锋在前。袁凯/摄

2018年3月,马和帕丽当选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训练工作之余,她忙于为基层官兵“发声”。她格外关注基层部队的人才培养,鼓励战士们立功考学,留在部队长期发展。在她任职期间,连队已有20多名战士转士官。

在哈萨克族的传说中,马和帕丽是一种永不衰败的天山之花,代表坚强和执着。在马和帕丽看来,这就像她的从军路一样,“既然选择了,就要投入全部热情,要一路昂扬着走下去。”

【责任编辑:王裴楠    流程编辑:王裴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